第419章 埋怨自己

    “侯爷,云霓虽然是公主了,但还是你的云霓,你怎么这么不信我。”云霓委屈极了,眼见便要落泪。

    而顾庭完全不理会回了屋子,云霓的演技无地施展,生生将泪水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着,她一定能找出拓跋恒与秦苏苏苟且的证据。

    而且此事也是秦苏苏唯一的破绽。

    秦苏苏终于是出了宫,她来到一处茶馆。如今太阳还不算热烈,农民都开始下地干活,商贾也忙着轻点货物,大街上人来人往,各司其职,但茶馆里却略显冷清。

    也是,大早上的谁来喝茶啊。

    秦苏苏还没捂热椅子,便有一蒙面姑娘坐在了她的右侧,与她隔着一个桌子。

    “翕月?”秦苏苏瞧见姑娘的打扮,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翕月将面纱摘掉,微微一笑:“秦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着拓跋恒来这里了?”秦苏苏高兴的牵起翕月的手,在北狄的日子里,也只有翕月是真心对她好的,她早已将翕月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拓跋恒这次破例让我跟来,并且告诉我他的目的是……”翕月犹豫了片刻,还是尽数说出,“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了你。他想要趁着顾庭失忆的间隙,来得到你的心。不过他的想法太天真了,连北狄的可敦身份都诱惑不了你,那世间还有什么能让你放弃顾庭?”

    她可是眼见着秦苏苏在北狄以泪洗面,就因为思念顾庭。

    她清楚秦苏苏对顾庭的爱意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秦苏苏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:“至少他带你过来,也算是做了件好事,否则我们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重逢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本来我不该冒险叫你出来,但事态紧急,我别无他法。”翕月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秦苏苏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“翊王并未与拓跋恒闹翻,我瞧见了翊王,他现在已经混进了京都。既然他们二人不合的传闻是装出来的,那必然是为了诓骗旁人,但他们的下一步动作我还不清楚。”翕月忧心忡忡道,“下一次我恐怕也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苏苏拍了拍她的肩膀,笑着说:“你能来见我我便很高兴了,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很有用。翕月,你一定要好好的,不要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,你是孤身一人在北狄,没有人可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秦苏苏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太了解孑然一身的孤独感了,她忍不住替翕月难过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翕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就好了,她是北狄的可敦,自然有享不完的福,也不必因为躺这浑水而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都习惯了。”翕月最后扯出一个笑容,她瞧见秦苏苏过得很好,也终是放下心来。她重新戴上面纱,离开了茶馆,身影隐藏在人流之中。

    秦苏苏望着熙熙攘攘的行人,心里却五味杂瓶。她总觉得,下一次见面将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秦苏苏回到皇宫后,依然有些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顾庭椅在门边,似是等候许久,他沙哑出声道,“你去哪了?”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