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猫头 作品

第116章 连家都不认识了?

    洛蔓好不容易把眼神从街市上收了回来,她喃喃自语道,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失忆了?”道君捏了下她的鼻子,他的手十分温暖,“连家都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家这个字,似乎提醒了她什么,她眼前看到了一座庭院,还有个小小的人儿,急匆匆地冲她奔来。

    道君边走边道,“天街坊市越发繁华了,刚才去卖丹药,看到有人买这只雪猫,觉得它的神态很像你,就顺手买了下来,不知夫人还满意否?”

    每个字洛蔓都听得很清晰,但涌入眼帘的事物,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反反复复重复着一个念头,原来这才是灵修真正的家,藏琅胜地,果然是一片死地,要怎么样,才能把丹城变成这样呢?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美馔坊,我们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悬空的白玉阶散发着润泽的光,大团的云朵中,露出一角上翘屋脊,一条青龙,盘踞在阳光下,鳞片绿得像能滴下水来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,花团锦簇,她的眼睛都晃花了,完全没注意道君点了什么菜,只记得玉杯碰到嘴唇的冰凉,酒水滑落喉咙的甘甜,溢满灵气的蔬菜,一口下去,她只觉整个人都恍惚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正是鲜玉菇的季节,这又是一等品,果然味道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在丹城,道君吃得很少,从未见过他也有吃得眉飞色舞的一面,洛蔓越发确定,这是幻境,她只要平心静气,就能堪破梦境,不过,如此美梦,谁又不想再多享受一阵呢?

    “你定的那两套衣服到了,去取一下吧。”道君往她嘴里塞了个樱桃大小的水果,同样红彤彤,亮晶晶,只是没有梗,也没有核,完美的酸甜平衡,让人挑不出一点错。

    洛蔓把一块蜜瓜放到口中,又甜又软,入口即化,她吃了一块又一块,根本停不下来,她从小就喜欢吃水果,可在丹城,种水果需要大量的水,十来个灵修才能管一片果园,后来丹城破了,果园荒废,水果稀少,味道也差。

    “仙子,可以换衣服了。”店员把她带到一面水镜前。

    洛蔓怔住了,镜子里的女人,五官眉眼都是她,但却十分陌生,明显长了些年纪,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模样,身材丰腴,眉眼舒展,让她想起了母亲,记忆中,母亲就是这个模样,笑意盈盈,总是将她抱在怀里,细声细气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是很漂亮,可她却无心欣赏,道君跟了上来,轻声问,“怎么?心情又低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洛蔓笑了笑,她不想打破这份美好,“就是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那回家歇息一下,下次再来。”道君拿出个灵兽袋,轻轻一抖,一匹黑马出现在他面前,她肩上的小猫也跳到地上,身形陡然变大,身上隐隐有着一圈圈的银色花纹。像是一只巨大的白虎,它伏下身体,背上多了个座椅。

    她刚坐好,大猫抖了抖毛,甩了甩头,喉咙溢出一声低吼,纵身一跃,便飞上了天空,道君紧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街市变小,巨大的城池如同一幅画卷,层层叠叠,不知住了多少灵修,有人乘着灵宠,有人踩着飞剑,往来飞行,纵然人多,偶有冲撞,却从无争执,谦和友爱,大家都面目舒展,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手滑过大猫的长毛,又软又滑,她干脆趴在了它的背上,细毛蹭着脸颊,痒痒的,不管她如何抵御,依然阻止不住逐渐喜欢上这里。

    天空中漂浮着上百座仙山,有大有小,如果主人愿意,可以把整座山都隐藏,但这里似乎十分友好,家家都门户大开,门前飘着欢迎做客的字条,主人在,欢迎去喝茶,主人不在,一切都可以自取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到家了。”道君说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一座青翠小山出现在眼前,山势平缓,翠竹丛丛,洛蔓一眼就认了出来,和晚霞城附近的那座山极为相似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道观。

    青苔覆盖山门,竹林片片,青石上洒金字被遮住一半,只能看到“叠翠”两字,小猫又变成了胳膊大小,顺着湿滑的台阶往前跑,走几步就一回头,等着她追上来。

    走到半山腰,竹林渐疏,眼前豁然开朗,几块花田,几块稻谷,被田埂划分成整齐的方块。一片灰色大宅出现在山凹间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极为雅致自然、

    “你还是喜欢这座山。”洛蔓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幽静自在。”道君的语气带着几丝期待,他拉住洛蔓的手,走得越发快了。

    到了山下,只见一个矮小身影飞奔而来,一头扎在道君怀里,“爹爹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蔓吓得后退一步,道君什么时候成亲有孩子了?

    那小女孩又抱住她的大腿,“母亲,我让你买的蜜饯果子,还有衣物头饰,在哪呢?”

    柔软轻盈的身体,散发着温暖的奶香,洛蔓低下身子,小女孩大约六七岁,眼眸狭长上挑,和道君一模一样,鼻子却跟她一样小巧,她胸口一痛,只是怔怔地望着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东西在这里,”道君晃了晃手中的储物袋,“凌儿,你母亲身体不适,你就别闹她了,妹妹呢?”

    “青绮闷在房里写字看书,怎么叫她也不出来!”青凌嘟着嘴,接过储物袋,又看到白猫,马上捏住它的后颈皮,使劲抱住,“爹爹,它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母亲的灵宠,名字还没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叫雪白怎么样?”清凌像是没听见母亲的灵宠这几个字,飞速扛着小猫,逃跑了,只剩下一脸惆帐的道君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孩子,真是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还残余着清凌的香气,洛蔓的怀里空落落,她站起身,怎么也想不起,什么时候有得孩子,可刚才一碰到青凌,她就知道,肯定是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道君指着路旁的一颗碗口粗的青竹说道,“当年我们搬过来,你亲手种下的竹子,一晃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竹子都有胳膊粗了。”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