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亲子交流(上)

第二卷:小妈咪 - 亲子交流(上)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2-01
咪乐|直播|云盒apk   推出爆款应用尚需时日 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,区块链爆款应用至今尚未出现。

  至于阮家的三个儿子,大概是因为手头还有些钱,又或者是一时间还没从之前那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脱离出来,所以这些日子以来,照旧在外卖鬼混着。

    林梦去过光大集团,也见过了公司里面现有的职员,做了一定的安抚,并且还公布了一些新政策,这些有些是她自己想出来的,有些是和阮苍盛商讨之后得出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阮家的三个儿子,三儿子阮承扬先不提,还是大学生,学的又是古里古怪的兽医,也没指望他能担当大任,但是大儿子和二儿子,再这么混下去,却不是那样一回事了。林梦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狠狠地敲打一下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公司目前有林叔帮着坐镇,倒是让林梦颇为放心。林叔是公司里面的老员工了,当年是跟着阮苍盛一手闯出来的,和阮家交情很深,在公司里面是一个很有声望的人,也一直都是光大集团的一个小股东。哪怕是现如今分出去单干了的立讼,都很给林叔面子。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为公司鞠躬尽瘁,是一个绝对会对公司死忠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承毅和承辉不懂事,还得麻烦你多担待了!”

    林叔一直单身,听他这语气,大有把阮家的孩子当作半子看待的意思。阮苍盛也曾经和林梦提及过,林叔是一个可以让他完全放心的人物。有什么摆不平或者棘手的事情,大可以找林叔商谈。而且,阮苍盛去国外多年,对家里这边也没怎么照顾,多年来,倒是林叔一直在关照着阮家三子。对这样的人物,林梦自然是尊重的。

    “林叔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我自己也是当妈的,没有哪个当妈的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能够成龙成凤的,将心比心,我也希望承毅他们能够成为人中之龙,然后给咱们的光大再开创出一个盛世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林叔笑了:“苍盛一直都是有主见的,这么多年稳扎稳打下来,我也知道他做出了这样的安排,必然有他的深意。你有什么交代,就尽管同我说,我努力配合!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我这里先谢过林叔了!”

    林梦喜欢和这样的人交往,对自己人,从来都不会玩虚的。林叔这人常年浸淫商场,不可能不懂那些七七八八的歪道儿,但是他能如此开门见山地和林梦交心,林梦觉得此行已经是收获颇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小佑佑?!”

    林叔眼睛一转,就将视线投放在了一边的小佑佑身上。他已经是快奔五十的人了,别人这般年纪的时候,怕也是当上爷爷了,就是没当上,也是要快的。这般年纪的人,似乎也是喜欢小孩子的。只是林叔一直单身,无儿无女的,怕是对小孩子更加渴望了。

    林梦立刻把小家伙往前推了一下:“佑佑,去,到林爷爷那里去,陪林爷爷说说话!”

    小家伙也懂事,笑着走了过去。小家伙讨厌莫名其妙的姐姐阿姨对他又掐又揉、又亲又摸的,倒是不反感看上去很是稳重的人士的接近。

    “林爷爷!”小家伙小嘴也甜,脆生生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叔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温柔了起来,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,嘴里笑着喃喃:“苍盛在电话里和我提过很多次小佑佑,一直就想见一见,呵呵,这下可算是见到了,真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,这么精神,看上去就一股聪明劲……”

    估计这世上就有投缘这一说,林叔倒是很喜欢小佑佑,抱着小家伙说了不少话,林梦带着小家伙要走了,林叔也没当自己是个外人,叫林梦有空多带小家伙上他家去玩!

    林梦应下了!

    回了家,那已经多日未曾出现的阮承扬倒是冒出了头。自打那天他被林梦给顶的不欢而散之后,就像个犯了脾气的孩子一样,再也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啊!”林梦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,笑着冲阮承扬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阮承扬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然后把目光转移到电视机上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看样子,心里还憋着对林梦的怒气呢。

    林梦根本就不往心里去,询问小家伙的意见,看他是去玩去,还是和三哥去看电视,还是陪她去厨房择菜。小家伙没二话,选择了和他妈咪呆在一起。林梦手里提着好几个塑料袋,正是从超市刚购物回来。

    领着孩子,林梦钻进了厨房。然后拿了两个小板凳和小家伙坐在了一起。很快,厨房里就传出来了母子俩小小声交谈的声音。这个也不过才80平米的房子真的不太大,隔开了书房、会客室,以及晾衣房、卫生间,客厅就没剩下多少,客厅和厨房之间有一个小小的餐厅,这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。

    阮承扬坐在客厅,几乎就没什么障碍地就把厨房里母子两个交谈的声音听得清楚。尤其小家伙的笑声,清脆嘹亮,仿佛有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一般,刺耳的厉害。阮承扬数次皱眉,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,可是很快,他就控制不住地绷紧了嘴角,把耳朵竖地高高地,偷听厨房内两个母子的谈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亲子交流,对阮承扬来说是陌生的!

    他出生的时候,阮家已经发达,他算是从小就没吃过苦,自打记事起,就住的是豪宅。那屋子大的,他就是跑上一个小时都转不开。他的母亲也有一般贵妇的习性,把家里的事情全部地托给保姆和佣人,然后两手一撒,或者去美容SPA,或者去逛街购物,或者去打牌搓麻将,或者去参加展览宴会……

    总之,她的母亲看上去高贵而雍容,像一个贵妇人,也做着贵妇人的事情。她把事情排地满满的,但那些事情当中很少有他的戏份。

    等到他后来稍微大一些,读了小学的时候,家里闹了革命,父亲和小情人飞往国外了,母亲就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,基本上就不过问他,不和他亲近了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以为这天下所有的母亲,对自己的子女大概都是如此。生了他们,然后供他们吃吃喝喝,也就如此了。可是见到了那些站在小学门口接孩子的家长,他却又觉得不是。看着和他同龄的孩子,一个个笑眯眯地扑倒母亲的怀抱里,而他虽然每次上学都是车接车送,豪华的跑车每次都能惹来小朋友的羡慕,可他觉得失落,浓重的失落!

    嫉恨,早已经不知不觉地在他的心里扎了根,发了芽!

    而今,这种情绪又因为厨房里的这对母子,开始翻涌!

    耳听着她软语和小家伙说着话,询问着小家伙在幼儿园里过的怎么样,认识了什么样的小朋友,又引导着小家伙该如何正确地和小朋友相处……

    絮絮叨叨的,这是他的母亲从来都没和他做过的事情!

    他心里突然就不爽了起来!

    小家伙嫩生生的声音还有咯咯的笑声,越发地让他觉得刺耳!

    “妈咪,鱼鱼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和鱼鱼玩吗?!”

    “要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笑得欢快,间或有泼水的声音传来,还有小家伙大呼小叫的声音,听着也是很畅快的!

    阮承扬脸一拉,猛地站了起来,往厨房去,到了门口,阴森森地吼了一声:“吵死了!”

    林梦转身看他,小家伙则跟着抬起了小脑袋瓜。然后,小家伙低下头,笑着继续两手追着大脸盆里的鲤鱼跑,笑意不减,嘴里依然咿咿呀呀地嚷着,仿若阮承扬不存在。

    阮承扬要想镇住林承佑小朋友,怕是还得在修炼几年!前些日子同舟大酒店的练武场的那个小间里,那或站或靠的几个男人,个个都气势惊人,均为人中之龙,走出去都得让成年男子卑躬屈膝、拼命巴结的份,可小家伙还没正经瞧在眼里呢!

    阮承扬心中暗恨,怎么看都觉得那小不点碍眼。这死小孩是什么态度!还笑,嚣张个屁啊!他在心头暗骂!

    林梦则关了水龙头,平静地建议道:“就我们俩这点声音,还构不成噪音。所以,你有两个选择:一,你主动离开,自己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去。二,你自己想办法,把我们无视!”

    阮承扬本来就苍白到近乎没有血色的脸,一下次阴沉沉了起来,一如七月那要刮风下雨的天!他看着那自顾自玩的开心的小家伙,小胳膊小腿,里里外外地透着欢快劲,这画面太过刺眼!

    他上前,打算要一脚踢翻那个脸盆,以及脸盆里面那只不知死活地和小家伙闹在一起的鱼!

    他一动,林梦也跟着一动。这厨房也就那么点大,走几步,就能撞上人。

    “有兴趣陪佑佑玩?!”林梦拦在了阮承扬的面前,明知道阮承扬这是来者不善,她却笑意迎人,这算是先声夺人。毕竟,古语有云,伸手不打笑脸人!

    “谁要和他一起玩!”阮承扬止步,不悦地反驳:“这种玩意儿,也就小屁孩玩玩!”

    小家伙一听这话,唬地一声就站了起来,绷紧了身子。带笑的脸也一下子冷了起来,漆黑的眸子冷冰冰地看着阮承扬,带有敌视。那一刻的小家伙,从骨子里透出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和霸气,惹得阮承扬在心底轻轻“咦”了一声,轻视小家伙的目光也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阮承扬!”林梦的口气却是重了:“仗着年纪比别人大在那欺负人,那是最可笑、也是最无耻的。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懂得我这话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阮承扬微微变色,与他苍白的脸庞相比分外鲜红的唇,一下子抿地成了一条线。瞬间,他看上去阴郁极了,有一种如魔物般的阴冷。

    林梦镇定地站在那里,看着阮承扬,迎接着阮承扬那阴冷冷的视线。小家伙也没感到惧怕,冷着脸、冷着眼,挺着小胸膛,像个坚韧的小战士一般伫立在那里。这一刻,这一对母子一起表现出来的气场,是有些坚不可摧的。

    阮承扬闪了闪眼,抿着唇,在那站着,眼神更为阴郁,瞪着两人,却也是不愿意服输的。

    似乎,会这样一直对峙下去,如果没有人退步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林梦猛地勾唇一笑,突兀地问道:“阮承扬,你可会杀鱼?!”

    这张本就美到令人侧目的脸,由冷若冰霜到突然地笑靥如花,那刹那间的芳华乍现,简直令人感到惊艳!如阮承扬这般性格阴沉的人,也不由自主地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学的兽医?!应该会杀鱼的吧!来来来,露一手给佑佑看看,也让佑佑知道咱们家的三哥哥是多么的厉害!”

    寥寥几句,却是主动拉近了阮承扬和他们母子俩的关系。

    阮承扬却是不领情:“女人,不用讨好我,别白费心机!”

    林梦却是摇了摇头,脸上一点也不着恼,反而很认真地上上下下打量了阮承扬,说道:“阮承扬,说实话,我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值得我来讨好你的!”

    阮承扬才刚有些得意的心情一下子又噼里啪啦电闪雷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他大喝着拒绝,猛然转身要走,有些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背后,林梦幽幽的声音响起,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惋惜:“哎,原来学了两年兽医,还是对付不了一条区区的小鱼啊!看来,还是让我这个非专业人士亲自操刀好了!”

    阮承扬立刻僵住了。

    背后,依然是林梦温温软软、但是绝对让人听了会气得牙痒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,佑佑,妈咪教你怎么杀鱼!你好好看着,咱们争取一次就学会。下次,妈咪就让你来动手,好不好?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小家伙回答的声音高高的,带着雀跃。

    阮承扬的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抽,额头两侧的太阳穴也跟着跳了跳。背后,小家伙挥别了冷酷,在那淘气地抓鱼,好给林梦开刀。只是鱼身滑溜溜的,不太好抓,接二连三的水花翻动的扑通声开始响起。

    阮承扬猛然转身,二话没说,就朝小家伙走了过去,噢,不,正确的说,是朝地上的大脸盆走过去。然后他一个箭步蹲下,两手一伸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,就这么一插,插住鱼脑袋,就一下子急这条活蹦乱跳、精神好的不得了的鲤鱼给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刀呢!”阮承扬不客气地冷哼:“谁说小爷不会杀鱼,小爷今天就教你怎样才算是真正地杀鱼!”

    要是被一个小屁孩给比过去,他阮承扬以后也别做人了!

    大略是动了怒,那原本看上去带着一股阴气的白玉脸庞染上了一丝薄红的风采,这么一瞅,倒没那么吓人了!

    林梦立刻递过来了菜刀,以及案板。

    阮承扬是有心要显摆,同时也是为了出一口恶气,不让林梦低看了他,同时也是给小家伙一个下马威。所以他直接将案板放在了地上,然后自己像个孩子似地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看到他手一扬,然后一落,刀板很是精准地一道就拍在了鱼脑袋上。那适才还挣扎不休的鱼,一下子就不动了,估计是被砸晕了。

    阮承扬挑起刀,按着鱼头,唰唰地开始刮起了鱼鳞,速度很快,鱼鳞就像是雪片一样飞扬开,看上去挺美,就像是在搞艺术一样。等待鱼身光溜溜之后,他把鱼一放,手掌心压着鱼,快刀一横、一挑,沿着鱼腹就划开道来。那看上去也是一个大家伙的菜刀在他的手里,不知怎么的,就感觉像是一把轻巧手术刀。感觉阮承扬倒是不想在杀鱼,反倒是像在给鱼做手术,那剖开肚子的动作,轻快利落,几乎是不见血的。拉开鱼肚,更是可以看得出阮承扬的手艺高超,鱼肚里面的内容物基本上没有被划破,感觉那刀尖似乎就是沾着肚子切了一小下。

    等到鱼肚里面的东西被掏出来,就这清水鱼洗干净之后,阮承扬拔刀一横,利落地将鱼横切,挑出鱼骨,再然后快刀如影,不过一会儿,就在案板上堆积了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生鱼片。

    这技术,简直令人惊叹!

    他不去做厨师,似乎还真是有些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阮承扬甩手,菜刀梆啷一声扎在了案板上。他仰起头,挑衅地看了林梦。那个样子,得意地犹如要讨赏的孩子!

    林梦汗了汗,伸手,不吝啬地冲阮承扬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阮承扬表示了不屑,只是心里却莫名地觉得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林梦瞅了瞅那宛如工艺品的生鱼片,不得不出声提醒:“这个……貌似鲤鱼不适合做生鱼片吧?!”

    阮承扬的面庞一下子就僵住了,心里的得色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被消灭了。他狠狠地瞪了林梦一眼,扬高了声音,借着怒意掩饰自己的尴尬:“我只负责杀鱼,怎么烹饪这鱼,是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哼!”他站了起来,阴沉着比普通女子还要白皙地多的多的脸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梦急忙在后面叫了一声:“承扬,你还没吃吧,晚上的饭我加你一个!”称呼已经悄然转变,这已经显示亲昵了。

    可阮承扬依然不领情:“不用讨好我!”

    阮承扬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,表现地很是高傲。然后就听到背后用蹭蹭地跑步声,一个小萝卜头猛地窜到了他的前面,迫使他不得不停步。

    “干嘛?!”他没好气地看着林承佑小朋友。

    小家伙笑了笑,乌黑的眼睛异常的璀璨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真厉害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跑了。似乎,他冲过来,就为了专门说这一句话似的。呃,这是表扬?!膜拜?!

    阮承扬拧了拧眉,那心里的滋味,真是***乱七八糟的!

    臭小子!

    他在心里哼了一声,可脑里晃过的却是母子俩纷纷带笑的脸!

    “搞什么!”

    他低咒一声,甩头,将两张笑颜驱逐开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为了表示自己对这两母子的嫌弃,呃,其实最最主要的还是对林梦的嫌弃,所以在林梦招呼他吃晚饭的时候,阮承扬就没去。依然端坐在客厅之中,然后貌似聚精会神地看着上面的球赛。电视机里传出来的动静很热闹,解说员也将赛事解说的是激情澎湃,可是这种机械的声音所表达出来的热闹,似乎显得有些空洞了。耳听着已经上了饭桌的林梦在和小家伙在那边吃边说,他的眼神就控制不住地往那边溜。

    于是,就看到林梦在给小家伙夹菜!

    于是,就听到林梦在哄小家伙多吃一点,要营养均衡。

    于是,就看到了小家伙那张笑眯眯的小脸!

    好……碍眼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亲子交流(上)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